单鞘聂山南小说

来源:2020-07-31 20:22:28

单鞘聂山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由三三文学网给大家带来,《单鞘聂山南小说》是网络作者“野榈”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单鞘聂山南,喜欢《单鞘聂山南小说》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推荐指数:10分

单鞘聂山南小说

蹇小芳是在单鞘大三那年去世的。跟单莫一样,烧炭自杀。

那时候单鞘被学校推荐去北京参加全国摄影比赛,回酒店的时候她特意给蹇小芳打了通电话报喜讯,老太太难得夸了她两句。

美滋滋的单鞘抱着奖杯从北京赶回成都,易尔舢抱头正坐在她家院子里,口吃的少年慌乱之中好不容易讲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奖杯摔落在地。

单鞘站在扣上锁的大门前,她抬头,觉得好奇怪啊,太阳还没有下山,天怎么就黑了呢

“老太太没福气,那是我人生赚的第一笔钱,没享用上。”单鞘从冰箱里又翻出两瓶啤酒来。

江湖拉着她:“你少喝点儿,旁边客人还没散呢,你待会儿又发酒疯。”

单鞘一记飞腿,大言不惭道:“这个火锅店都是我的了,我发酒疯又怎么着?”

江湖说不过她,做了个“请”的手势,一切由着她。

易尔舢喝得有些醉了,连脖子上都红了好大一块儿:“你别喝,我来喝。”

江湖挑眉:“哟,好东西,这酒还能治口吃的毛病。”

“滚,叫你一直劝他酒。”单鞘拿牙直接开了瓶盖,旁边桌两个露着膀子的男人冲她叫好,江湖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易尔舢扒拉着又来捞酒,单鞘一个回躲:“你别喝了,这个人,”她指着江湖,“有老婆照顾不了你。我,”她又指着自己,“我

也不会照顾你,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易尔舢摆摆手:“听不懂,听不懂。”人就晕了过去。

“没出息。”单鞘推开靠在她胳膊上的脑袋。

江湖两手抱在胸前,对她嗤之以鼻:“人家没出息你还喜欢他好几年?单鞘,你才是没出息的那一个。”

单鞘把酒推到江湖面前:“年少无知,蠢钝如猪。”

少年时候的喜欢,被自卑打败。

单鞘看着醉酒睡去的易尔舢,才惊觉爱意真的不是万能的,她曾经苦苦追在他的身后,他的回避远比拒绝更残忍。

老友久别相见,单鞘喝得不亦乐乎,最后傻乎乎地坐在地上,抱着桌子腿不肯撒手。

聂山南进火锅店见着的第一眼,就是单鞘头上顶着半个西瓜皮,对着桌子腿吧唧了好几口,还问无辜的桌腿她好看不好看,没得到

回应,她爱意生恨意,手掌对着桌子腿儿又是呼呼好几下。

挺好玩儿的。

聂水北跟在他身后,见他不动,探出头往里瞧。

这妞儿疯了吧

“哥,她这脑子是不是有病?”聂水北发出疑问。

聂山南没回答他,上前把地上的单鞘给捞起来。醉了酒的人好像被酒精侵蚀掉了骨头,浑身软绵绵的还站立不住,整个人挂在他身

上。

“你是谁呀?”单鞘贴在聂山南胸膛里,晕乎乎的脑袋里蹦出个奇异的画面,好像在教堂,威严的神父宣布礼成,新郎可以拥抱新

娘。

披着头纱的新娘,就是自己。

单鞘睁开眼睛,视线模糊,双手撑开眼皮,望着聂山南乐呵:“老公呀!”

聂水北暴走:“你瞒着我结婚了?你铁树开花要给别人当老公了?”

聂山南有些混乱。

刚巧从卫生间出来的江湖脑子炸开,单鞘这个死丫头,又在发酒疯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喝醉了。”江湖把单鞘给捞了回来,把她丢进沙发里,转头问聂山南,“两位要吃什么锅底?”

聂山南怀里一空,想起来这儿的正事,跟江湖去吧台订过两天公益班聚餐的桌儿。

本来趴在沙发里的单鞘“噌”的一声坐了起来,人摇摇晃晃的,闭着眼嘴里瞎囔囔。

聂水北蹲在她面前,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被她抓了个正着。

“急急如律令!”她嚯嚯两下,一指点在聂水北额间,“妖魔鬼怪快现形!”

聂山南听见声音侧头看过来,正见单鞘抹了口水的手指在聂水北额间循环画圈。聂水北呆滞得不敢动弹,害怕这个女人会对他做出

更过分的事来。

“姑奶奶你消停些吧!”江湖双手扣住单鞘,没想到单鞘鬼机灵,从他跟沙发的缝隙间溜了出来。

微微睁开的眼睛里带着火气,江湖抓得她手腕疼,她瞪着火锅店里的人,瞅谁都不乐意。

哦,除了那一个,站在吧台那儿的那一个。

嗒嗒的脚步声朝聂山南而来,单鞘伸出手给他看:“他抓得我好疼呀。”

一张红红的脸委屈起来怪可怜的,聂山南鬼使神差地握住她两只手:“吹吹就不疼了。”

单鞘用力点点头:“你吹吹。”

聂水北觉得他哥可能疯了,万年的老光棍居然会心疼女人了,还是个漂亮女人。

画面太美,江湖不敢看,侧过身子瞧见还趴在桌子上的易尔舢,觉得单鞘丢人丢大发了。

“哎。”聂水北蹿到江湖面前。

“?”江湖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聂水北指着单鞘:“你女朋友啊?”

“别别别,我消受不起。”他想起刚认识单鞘那会儿,她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管他叫哥,“她哥,我是她哥。”

聂水北朝江湖伸出手,没回应,于是他一把抓着江湖的手:“那是我哥。我觉得吧,他俩这事儿能成,以后咱俩就是亲家。”末

了,还特响亮地管江湖喊了声“哥”。

单鞘醒来的时候江湖正蹲在她旁边啃猪蹄,举起一根到她面前:“吃不?”

宿醉一晚,见油星子就想吐,她摇摇头往后躲,手撑在地上冰凉凉的,反应过来后冲过去揪着江湖的头要往桌角上磕:“你就让我

睡地上啊?我一单身小姑娘要是着凉了谁照顾啊?”

江湖嗷嗷直叫,危急时刻脱口而出:“找你老公去啊!这下就不只是给你吹吹了,还亲亲抱抱举高高呢!”

单鞘:“?”

江湖把昨晚的事儿添油加醋地讲给她听,中间易尔舢醒来,被江湖打发着打了盆凉水来。

“来吧,洗洗脸,去见你老公吧,没准今儿就能把婚事定下来。”

易尔舢抱住捞起凳子要砸江湖的单鞘:“冷……冷静点。”

单鞘对着江湖狂啸:“来体体面面地打一架啊!”

江湖把她的东西往门外一扔:“行了行了,这个一日店老板你也体会够了,快滚吧快滚吧,老子还要做生意呢。”说着就把单鞘跟

易尔舢一起扔了出去。

捡起背包的单鞘拍了拍染上的灰尘,易尔舢就站在她旁边,她心里不舒坦,站直了腰盯着比她高一个头的易尔舢。

“一二三。”啧,没出息,气势就没比过人家的身高。

易尔舢正面对着她,跟以前一样,脸上挂着副假兮兮、骗了她好多年纯真感情的笑容。

单鞘深吸一口气,滔滔不绝:“这些年我在外面谈过一个男朋友,英国人,比你高比你帅,但是没你对我好,还劈腿,那天早上我

去找他的时候他跟那个女人正躺在床上拆安全套,我把他俩揍了一顿,然后就跑了。”

易尔舢皱眉,他往前想拉着她的手,可是被她躲开了。

单鞘仰着脸,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易尔舢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一双眼睛,遇见她之前没有,遇见她之后也不会有。

她说:“一二三,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喜欢你这件事儿不是秘密对吗?”

她依然问他,昭然可见的答案在年少时候就像一颗种子在两个人肩挨着肩的微细距离里种下了,可是他明明看见了却还是假装着什

么都不知道一样对她好。

“你别看我一整天风风火火的,可是我心里什么样子你跟江湖一样清楚吧。我爸的事儿你也知道,我是罪人的女儿,你觉得自己有

缺陷,所以我最后一次问你,我们能在一起吗?”

彼此都不是被金光镀过的人生,前半生就这样了,可要是我们相互依靠,也许以后会不一样呢。

他们曾经被其他的孩子逼在角落里,羞辱她杀过人的爸爸,嘲笑他的口吃。那时候他们紧紧抱在一起,捂住对方的耳朵不去听那些

在他们身上划出血印的恶言恶语。

单鞘以为,他们可以这样一辈子。

易尔舢没有开口。

他只是看着她,那些闷在心里的话好几次冲破喉咙就要脱口而出。握紧成拳的手心里流出血,他把手藏在背后,断断续续地

说:“单鞘,我们的人生不一样的。”

你的人生只是被人蒙上了一层写满了你父亲错误的纱而已,那是跟你无关的,是用剪刀就能剪开的。可是我不一样,就算当年我从

煤灰里被救出来,可是那些黑色的粉末已经长在我的身体里,跟我的血液融合在一起了。

你是鲜活的、亮丽的,我不想再给你的人生蒙上一层黑色的纱。

“行。”单鞘摸着包,头也不回地走开。

她的声音远远飘来,轻轻落进易尔舢的耳朵里。她说:“你做得很好啊一二三,你把我这么多年的感情杀了个痛快。”


个人贷款 www.777dk.cn
商显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