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赘婿谢芸小说-女主是谢芸的小说阅读

来源:2020-11-16 19:47:46

至尊赘婿第三章 你肾虚

“壮年随俞肺炙,逆咳气上,血唾血吐不,壮百堂胸炙,血唾血吐。”

回应他的,却是秦朗突来的一段让人听觉莫名其妙的古怪话语。

“什么鬼?”

谢远山眉头都快皱成了个川字。

从这句话中的“肺”“咳”“血”“胸”字眼,明显可以看出应该与医学相关,但连在一起他就搞不懂是何含义了。

莫非是这个小混蛋故意胡言乱语一番,好让我在这个大庭广众之下出丑?

谢远山想到这,两眼微微眯起,看向秦朗的神情渐渐多了一丝冷意。

秦朗摇了摇头,淡淡地道:“你把这句话倒过来念试试。”

好在谢远山年龄虽大,但记忆力还不错。

将信将疑地瞥了秦朗一眼,试探着念道:“吐血唾血,炙胸堂百壮……”才念到这里,他神情就顿时一滞,瞳孔刹那张大道:“是……千金方,你居然会倒着背……”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秦朗已经毫不客气地冲他挥挥手,头也不回地出门抓药去了。

这一幕,像极了方才他丢给秦朗一只血燕后挥手赶苍蝇一般让后者离开的场景。

只不过,双方的身份却临时掉了个个!

谢远山表情异常复杂地盯着秦朗渐行渐远的背影。

他知道,从今天开始,自己再也不能小瞧这个谢家的入赘孙婿了。

再说秦朗这边,在离开谢家后,他直接打车来到了苏杭市最大的中医药铺——华夏中医行。

临出门前,谢芸向他表示会暂时替他照顾父亲,所以秦朗有足够的时间精力来为父亲挑选最好的药材。

华夏中医行,这是个全国连锁的中医药铺,总部设在燕京,据说幕后老板乃是燕京十大家族之一的叶家。

建筑延续了明清风格,雕梁画栋,檐牙回廊,甚至步入梨木大门后,里面还分了三进院落。

前厅守着的是个衣着比较考究的中年人,瞧见秦朗后,含笑冲他打了声招呼道,“小兄弟有什么需要?”

秦朗也没废话,直接将要买的几味药名说了出来。

“唔,槐花,白芍,石菽,这几种倒是有不少,不过鹿茸嘛,小兄弟你也知道,这东西是个罕见物,我这里存货极少,所以价格方面自然也就……”

中年人话才说到一半,忽听门外传来一人飞扬跋扈的声音道:“价格不是问题,老板,你这里的鹿茸我徐天治全要了!”

徐天治?

当听到这个名字后,秦朗的眉头顿时深深蹙了起来。

“呦,这不是谢家那个窝囊女婿么,我说怎么听着声音这么耳熟呢?”

来人甫一踏进店门,就对着秦朗一通冷嘲热讽道,“怎么,你那个病秧子老爹还在死撑着呢,命还真够硬的!”

秦朗深吸一口长气,没有理会这个无理取闹的徐家大少爷,而是转向中年人道:“老板只管出价吧,我需要二两半的鹿茸。”

徐天治一身最新款修身阿玛尼打扮、头发向后梳着一个大背头,双手插在裤兜里,标准一副豪门富少的纨绔子弟做派道:“叶老板,我说过,你这里的鹿茸我全要了,至于价钱,随你开!”

中年人耸耸肩,无奈地苦笑道:“我们华夏中医的苏杭分行,总共也不过有三两左右的存余,平时都是一万二一两……”

“三十万,一口价!”

徐天治把手一挥,财大气粗道。

秦朗握了握拳头,没有开口。

虽然他手上握着谢芸的银行卡,但并不代表他可以任意花,卡里有没有三十万还不好说,更何况这张卡还是借的……

徐天治似乎看出了秦朗的窘态,他凑近秦朗稍许,压低声音得意洋洋地道:“这就是你选择与谢芸结婚的代价,当然,假如你肯与她离婚的话,这些鹿茸我可以免费送你,如何,要不要考虑一下?”

尽管与徐天治认识不深,但他也多少听过有关这个苏杭市首富公子的恶劣行迹。

欺男霸女吃喝嫖赌,这家伙几乎把所有纨绔大少所拥有的标签都占全了。

一年前据说他还对谢芸展开了猛烈的追击,只可惜却遭到这位苏杭市中心医院院花的严词拒绝。

秦朗毫不怀疑,这家伙今天之所以对自己咄咄逼人,存的就是报复当初被谢芸拒绝的心理。

转过身,秦朗微眯着眼,上上下下将徐天治打量了一通,突然开口道:“你有病!”

徐天治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脱口便骂:“混帐家伙,我看你是活腻了,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秦朗淡淡地道:“最近几天你是否感觉到心悸发慌、舌苔干燥,偶尔还会出现头晕目眩,甚至连房事也渐渐力不从心了?”

“你……”

徐天治张了张口,还待再骂上一句,但却生生忍住了,面色微变道,“你……你怎么知道?”

秦朗转了转右手无名指上戴着的那枚古戒,好整以暇道:“十三岁失去童男之身,原本就阳气不固,再加上长年房事不断,最近更是变本加厉。

如果我没猜错,昨晚你应该刚刚服用过一种滋阳药物与至少两名以上的女人胡来。如今你的肾脏已经严重亏虚!”

徐天治蓦然扬起右手,一巴掌狠狠朝秦朗左脸扇过去,气急败坏道:“你特么才是肾虚!”

“啪!”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秦朗突如闪电般探出夹住他腕髋的两指。

“哎呀,疼疼疼……”

秦朗的力道明明不大,但徐天治却感觉自己手腕仿佛被一根半毫米粗的铁针穿透了般,痛入骨髓!

几乎就在短短的十几秒间,他的额头顿时沁满虚汗,惨嘶着哀求道:“秦……秦朗,快放手,这些鹿茸我不要了,都……都是你的……”

闻言,秦朗这才面无表情地松手退后。

方才他的那对手指在短短的瞬息光景,截断了徐天治阳池和阳溪两大穴位之间的联系,效果与武侠小说中描述的截脉有点类似。

严重者甚至能令徐天治右手瘫痪!

徐天治目光怨毒地瞥了秦朗一眼,揉着疼至发麻的手腕,仓促离开。

拣完所需的药材,秦朗在中年人复杂的注视中步出华夏中医行。

刚回到谢家别墅,入眼的一幕顿时令他睚眦欲裂。

只见自己的父亲连同那张腐朽的木床,居然正被丈母娘胡冰给指挥着人手抬出偏房。


水漆和油漆的区别 http://www.chenyang.com/Service/wiki/jiazhuang/d_1120.html
商显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