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鬼故事8篇

来源:2020-11-10 18:29:18

? 短小鬼故事之喝时摇一摇 作者:牛魔亡 ? 到了月底,万开航摸了摸瘪瘪的钱包,好不容易翻出了两张满是褶皱的绿色钞票。他前几天去网吧上网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现在只能饿肚子——这两块钱还是早上好不容易从室友那儿抢来的。 ? 他紧紧地攥着仅有的两元钱,双手一直在发抖。终于,他忍不住了,飞似地冲向小卖部,用“圣洁”的两元钱换回了一瓶饮料。万开航拧开盖猛喝了一口,喉咙顿时感觉好多了。 ? 就在他不经意低头的一瞬间,看到瓶子上印着一行醒目的大字:喝时摇一摇,摇出想不到。 ? 万开航像收到命令似的,机械般地摇了几下,然后死死地盯住饮料瓶。 ? 只见饮料由原先的绿色渐渐变为红色,并且液面还在缓缓上升。不一会儿,一瓶苹果味的饮料变成了草莓味的,而且还是满的! ? 突然,一个奇怪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要是把饮料全喝光后再摇一摇,是不是会变成两瓶呢? ? 说做就做,万开航举起饮料一口气喝了下去。味道有点怪,还有些固体碎渣,但是因为实在太渴了,所以万开航根本就没有察觉。 ? 一阵凄厉的吼叫声突然在他四周响起,万开航脑子一空,昏了过去…… ? 许久,万开航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绿色的海洋。 ? “多少钱啊?”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 “两块。” ? “给!” ? “小朋友,喝时记得摇一摇啊!” ? 忽然,万开航的身体随着绿水上下起伏,身体慢慢破裂,眼珠、内脏全都涌了出来。血红色的液体渐渐把他包围——那是他的血!弥留之际,他听到了小女孩的最后一句话: ? “爸爸,看,饮料变成草莓味的了呢!” ? 短小鬼故事之讨好 作者:徐瑾 ? 外面鹅毛大雪冷风瑟瑟,这个天气,但愿它别来了,但事与愿违。 ? “今天有何吩咐?”我谄媚地笑着问大鬼。 ? “还是陪我孩子玩儿!”说着大鬼又把小鬼领了进来。 ? “我就爱和它玩儿!”我违心地说道。 ? 自从我当上领导之后,都是别人对我百依百顺的,我好久没讨好过别人了。这次是我自找的,谁让我请大鬼来帮忙呢! ? 我本以为用我的权势就可以把那个矿弄到手,但住在那里的人软硬不吃,就是不肯搬走,最终我只能请大鬼帮我。条件就是我替它看小鬼一周。 ? 今天是最后一天,总算要熬出来了。 ? 大鬼走了,我问小鬼今天要玩什么,小鬼看了看外面的大雪,说要堆雪人。 ? “你会吗?”小鬼问。 ? “当然了!”我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再对付一天,我就可以享受那个矿带给我的丰厚利润了,我依旧是人上人,别人还要继续讨好我! ? 我穿好羽绒服,然后拿起铁锨,并递给它一把。 ? “堆吧!”我弯腰铲雪。小鬼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用铁锹将我拍倒,我的头在喷血。 ? “堆血人都不会,还哄我!”它说着继续拍着我的头。 ? 喷溅的鲜血凝固成冰,喷溅,凝固,越堆越高…… ? 短小鬼故事之鬼屋 作者:王臧 ? 本城最大的鬼屋开业了,我独自一人去练胆。 ? 这家鬼屋果然名不虚传,恐怖程度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刚一踏进去我就后悔了,但男子汉大丈夫被鬼屋吓着太丢人了,所以我硬着头皮继续往里走。 ? 飘忽不定的幽灵、一会儿一出现的女鬼、昏暗的灯光、令人毛骨悚然的音乐,无一不在挑战我的神经。我想起我兜儿里有把刀,就拿出来给自己壮胆——果然,那些人扮的鬼怪见我拿着刀后就立刻躲得远远的。 ? 我放心了,大胆地在鬼屋里瞎转,直到开了一扇红门,看见一个脸皮破烂不堪的裂口女鬼后,那种令人窒息的恐惧感才重回我的心头。 ? “你、你别过来,我手里可是有刀啊!”我一边抖一边向后退。而那女鬼像是听不懂我说话一样,仍然狞笑着朝我走来。 ? 她的脸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举着刀,闭上眼,胡乱比划着,想着她马上就该走了。可五秒钟后,我听见“噗嗤”一声——我的刀竟然插进了她的胸口! ? 鲜血溅在我脸上,那女鬼却像感不到痛一般,还在“嘿嘿”地笑着。我受不了了,尖叫一声跑了出去。 ? 鬼屋的负责人见我举着刀,满脸鲜血、惊慌失措,立马明白出事了。他带人跑进了鬼屋,抬出了那个裂口女鬼。女鬼左胸前一大片血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 但我想起了一件事,我的刀明明捅在了她的右胸口啊! ? 想到这儿,我不寒而栗地望了鬼屋一眼,那里有个右胸口满是鲜血的裂口女鬼在冲我“嘿嘿”地笑…… ? 短小鬼故事之种啥得啥 作者:十三疑 ? 黄昏,打了一天游戏的赵天,昏沉沉地走出游戏厅。还没走几步,衣角就被一只有力的手向后拽了一下。赵天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 赵天用力挣脱那双手后,转身看到一张陌生而又苍老的脸。老人一笑,漏出满嘴金黄的牙。 ? 赵天没好气地对老人说:“有什么事儿?” ? 老人一笑,慢声慢气地回答:“小伙子,我这儿有个宝贝,你要了吧!” ? 赵天看到老人拿出装满土的盒子,撇着嘴不屑地说:“这东西一文不值!” ? 老人没有理会赵天的态度,自顾自地说:“这土是宝贝,种啥得啥。” ? 接着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埋入土中,三秒中后,从土里竟然拿出十多枚硬币。 ? “江湖骗术。”说完,赵天转身就要走。 ? 老人看赵天还是不信,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慌忙说说:“小伙子,这东西不贵,你给我一个容身的地方就行了!” ? 赵天不耐烦地说:“大爷,我没钱,更别说腾出一块地方给你住了。再说,这东西我也用不着。我现在就想在考试的时候有个好成绩,你这东西再好,也不能让我变聪明呀。” ? 老人一听笑了,他说:“这个能办到,我这个土不光能种钱财,还能放大优点呢,只要你有一点儿聪明的细胞,我的这宝贝就把你的聪明细胞放大十倍。你先闭上眼睛。” ? 听到这话,赵天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 三秒钟后,只听到老人惊奇地说:“呀,你哪有聪明的细胞呀!” ? 赵天听到立刻反驳:“我玩任何游戏都能通关,怎么会没有聪明的细胞呢!” ? “唉!”老人叹了口气说,“可我连你的脑子都看不到。” ? 赵天身体一震,睁开了眼睛,只见老人一脸愁容地拿着半个头盖骨说:“真没办法,你的脑袋里面确实是空的。” ? 赵天被吓坏了,怔怔地站在原地,只听到老人说:“不过,你这空脑袋倒是适合我容身的。” ? 短小鬼故事之夜半大门开 作者:青铜引 ? 张辉的老板很苛刻,所以他每天都加班到很晚。这天,他加完班回家时已经是半夜了。 ? “这苦日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到头。”张辉摇摇头,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 “夜半大门开,财源滚滚来!”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吓了张辉一跳。他转头看见对门站着一个身穿月白色连衣裙的女孩,飘飘长发遮住了脸颊,只露着樱桃小口。她冲张辉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没吓到你吧?这是我们家乡的风俗,半夜开门说这句话,可以走财运。” ? “呵,还有这事?”张辉哑然失笑。 ? “当然。”女孩很神气地扬起眉毛,关上了门。 ? 没过多久,张辉就觉得不太对劲儿了。那女孩搬到对门这段时间以来,没上过一天班,每天不是去逛街购物就是在家开派对玩乐,似乎有花不完的钱。难道就因为每天半夜开门喊一句“夜半大门开,财源滚滚来”? ? 难道真有此事?张辉实在厌倦了现在的生活:每天加班累得半死,工资却少得可怜。而对门女孩只要半夜说句话就能自由自在、衣食无忧——自己干吗不试试? ? “夜半大门开,财源滚滚来。”深夜,张辉打开房门喊道。 ? “哟,被你抢先了。”女孩打开门,语气不悦,但嘴角却挂着笑容,那笑容很是诡异。 ? 不知为什么,张辉心一紧,说了声抱歉,有些慌张地关上门。他抬头看到墙上的镜子,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镜子中,房门大开。张辉下意识地抓着门把手,结果当然无济于事,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镜子中,一个个脸色惨白、笑容阴森的鬼影,手里捧着捆捆钞票、金条,排着队飘了进来…… ? 短小鬼故事之吹牛 作者:张金航 ? 地府最近有点儿死气沉沉,阎王为此特意办了一场比赛。 ? “既然阳间有歌唱比赛,那咱们就办个吹牛比赛吧。谁要是能拔得头筹,我就奖励谁二十根金条。”阎王笑眯眯地说道。 ? “这还用比吗?”白无常一脸得意地说道,“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都不用手,光用眼皮就能夹死他们。” ? 这时,黑无常开口了:“你这算啥啊,我都不用眨眼,光瞪就能瞪死你。” ? 大家都觉得黑无常的牛皮吹得更大。 ? 孟婆也不甘示弱地站了出来:“你们死后都得转世吧?这可不是我吹牛,你们要是敢少喝一口我这孟婆汤,都休想从老婆子我面前踏过半步。” ? 这次阎王也跟着笑了起来。 ? 一众小鬼都觉得是孟婆赢得了这场比赛。 ? 孟婆走了过来,说道:“阎王,您看我既然赢了,那么这二十根金条的奖励是不是现场颁发啊?” ? “啊?”阎王闻言一愣,然后僵笑了一下,“我哪有二十根金条,我这不也是和你们吹牛呢吗!” ? 短小鬼故事之照片 作者:剪空影 ? 韩松的女友死于一场意外事故,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女友。 ? 韩松找到了一种和亡灵见面的方法:找一张死者的照片,半夜时滴一滴鲜血在上面,这样就能和照片上的亡灵见面了。 ? 这天半夜,韩松拿出女友的照片。他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在上面滴了一滴鲜血,然后闭上眼睛,心里默念女友的名字。 ? 等韩松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照片里的女友换了一副面容:之前是在笑,现在却是在哭,而且相片上还有一滴透明的液体。 ? 韩松见此激动不已,他对着照片说:“终于见面了!” ? 这时,韩松身后突然传出一声低沉的嘶吼。他回头一看,一个恶鬼正张着嘴巴咬向他,嘴里的唾液滴在照片上——韩松还以为那是女友的眼泪呢! ? 恶鬼说:“多谢你把我召唤出来!” ? 韩松急忙摇头说:“我没有召唤你,我招呼的是我的女友。” ? 恶鬼指着照片说:“你仔细看看,这张照片左上角的那个小人就是我!” ? 短小鬼故事之气球 作者:文韵 ? 这天,孙伟闲来无事,拿着十只气球去街头贩卖。 ? 几个小时后,一名和他年纪相仿的男生凑了过来:“给我拿一只气球。” ? 孙伟点了点头,随意地挑出一只,递给了男生。 ? 男生接过气球,瞧了瞧孙伟,咧嘴笑了。突然,男生一伸手摘下了自己的头颅,将气球放了上去。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那只气球就变成了男生的模样。 ? 孙伟一瞧,呆了几秒钟,抓起气球就往回跑。气喘吁吁地跑了好长一段路,孙伟才确定那名男生没有跟过来。他不敢在外面多做停留,捂着怦怦乱跳的小心脏回了家。 ? 孙伟回到家里,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可是越想睡觉越睡不着,而且孙伟发现,自己的头开始昏沉沉的了。 ? 孙伟低叹一声,认命地爬起来,想去洗一洗脸。突然,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一拍自己的脑门儿:“完了,刚刚一不小心把我的头当做气球卖给那名男生了。现在我脖子上正顶着一只气球,难怪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呢!”


松鼠AI 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641008?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商显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