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事连篇之午夜惨叫

来源:2021-01-13 10:10:17

“啊…… ……”凄惨的叫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我,也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如此清净的夜晚,那凄惨的叫声还是清晰的刺入了我的耳膜,让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我翻身起床,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刚过十二点,半夜里是什么人会发出如此凄惨的叫声,听那声音好似女人的叫声。

突然,“啊…… ……”又是凄惨的叫声传来,我面色一变,难道是有人遇害,随即,我脸色就平静了下来,试想一下,在这破败的楼房内,如果真的有人遇害,也没什么好蹊跷的。

在这几年里,在这幢破败的楼内,已经发生了多起命案,轰动一时的碎尸案,一个裸体女人的跳楼自杀,还有一个疯狂男人的纵火案,而就是那一次的大火,烧死了不少人,使这幢楼变的如此破败,这幢楼的住户陆陆续续的搬走,只剩下零星几家住户,我便是其中一户。

我为什么没有搬走,因为我喜欢安静,自从离婚之后,我就变的心灰意冷,哪里也不想去,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待在房内,何况现在整幢大楼早已变的异常安静。

即便外界的人传的沸沸扬扬的说这幢大楼是座鬼楼,我也不想搬走,我是无神论者,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鬼,我觉的外面那些人都是在信口雌黄,何况自始至终这幢楼房从没闹过鬼。

又是那声音,连续的惨叫,吵的我无法入睡,我心里异常烦躁,披上外套,推开了门,一股冷风袭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我寻着那声音走去,试图找到声音的源头,然而,我走了没几步,声音又终止了。刚要转身回去,却发现前方好像有一个黑影,好像是个人影,那究竟是谁,是否就是他发出的惨叫。

“前面那是谁啊!”我朝着那声音喊道。

没有回音,那黑影始终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对我的喊叫置若罔闻。

“是谁?”我再次喊道。

对面依旧没有回音,霎时间,我莫名的紧张起来,但对前面的黑影却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缓步向前走去,却发现此时前面的走廊一片昏暗,感觉那是无尽的昏暗,没有源头…觉得非常阴凉…每走一步,感觉身体愈发寒冷…周围的一切,感觉都是潜伏的宁静…怦怦怦…这是我的心跳声,还是我的脚步声?还是不属于我的声音?

我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感受,难道我对前面的黑影产生了恐惧,这又是怎么回事,就在我即将到达黑影身前的时候,那黑影突然动了,他朝着前方跑去。

我随即追击而去,我也不知为什么会追击那黑影,直觉告诉我那黑影要带我到一个地方去,那个地方兴许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声音。

我紧随那黑影的后面,直到那黑影在即将到达走廊的尽头一个右转,没了身影,他进了一间房间。

我紧跟着到了那房前,刚要抬手去敲门,发现门是虚掩的,于是,我推开了那扇门,推开门的瞬间,我发现屋内比走廊内更加的黑暗,而且安静极了。

房门“咣”的一声在身后关上,我便完全融入到黑暗之中,我猜测肯定是所有的窗户都拉上了窗帘的缘故,否则屋里不可能这么黑。空气不流动,房间内有种难闻的燥热的味道,还有些陈年腐朽的气息。

如果说房间里的黑暗让人感到恐慌,那么寂静便会让人感到窒息了。特别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按照常规,接线盒应该在进门的右首,我摸索着靠近,手已经摸到了金属外壳,但是没有工具,没有光亮,我不可能做任何事。

“有人吗?”我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我听到了一点声音,极其微弱,如果不在意,会以为那是自己声音的回音。我竖起耳朵,仔细分辩声音的方向。但是我非但不能分辩出声音的方向,甚至连那是些什么声音都听不出来。

我的额头上顿时出了汗。

这时候那声音大了些,像是衣袂磨擦的声音,又像是轻微气息流动声。甚至,我还感觉到脖颈有些冷嗖嗖的,像是有人在他后面对着我的脖子轻轻吹气。

我全身冰凉,会不会是刚才那黑影,我顿时觉的头皮发麻,只觉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边。

蓦然一声尖叫刺破黑暗,我如遭重击,全身神经都在瞬间绷紧,血液上涌,喉头腥咸,整个人都僵立在那儿不能动弹。那声尖叫仿似充满了力量,能够在瞬间勾魂夺魄。接着,我便看到了面前人影一闪。

那黑影瞬间一闪而过,是否是我之前碰到的黑影,我几乎立马做出了一个决定,大踏步向着一个方向奔去,掀开了客厅窗户上的窗帘,星月之光虽然黯淡,但已足以让我看清屋内的情景。

我看到了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小背心和一条窄窄的三角裤。她在奔跑时全无声息,但星月的微光下,我看到她煞白的面孔扭曲变形,嘴巴最大限度地张开,脸上的肌肉不住地跳动,显是惊惧到极点变得失声了。她不停地奔跑,用尽了全力,踉踉跄跄得每一步都似立刻就要跌倒。

我的第一反应便是她在躲避什么东西,那女人突然看到我的出现,竟然猛扑到我的怀中,紧紧的将我搂住。我顿时不知所措,想要挣脱,但她却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不肯松手。

最终,在我的劝说下,她还是放开了我,并且悲泣的向我讲述了一个故事。

三年前,她只是刚刚来到这个城市打工的未经涉世的农村姑娘,初来陌生的城市对一切都感到异常的新鲜,几乎分不清善恶。

某一天,一个男人的出现说是可以给予她工作,她跟着他去了,可她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个变态,将她关了起来,凌辱了她,而且终日折磨她,她从此陷入了地狱般的生活。

更让她感到恐惧的是,那个男人当着她的面,在肢解一个女人,从他的只字片言中知道那个女人是他的老婆,好像是因为离婚他不同意,所以他杀了她。

并且将她的尸首肢解掉,放在房间内每一个角落,他要让她陪着他,不让她离开。

她目睹了这一切,每天都活在心惊胆战中,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放开了她,她以为他要放了她,但她错了,他将她从窗口扔了出去,她当时便被摔死了,血肉模糊。

后来,警察带走了他,但他被判定为精神分裂症,将他送到了精神病医院治疗。

可是没过多久,他从医院消失了,回到了他的住处,几天后的某个夜晚,一场大火在这幢大楼燃起,烧死了不少人。

讲到这里,她恶狠狠的看着我说:“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她一把将我拽到窗户边,我竭力去挣脱,居然没有挣脱开来,她的力量竟然出奇的大。

推开了窗户,刺骨的寒风袭遍我的全身,我浑身一个激灵,不知她要干什么。我转头望去,猛然发现,不知何时,屋内站满了人,准确的说是鬼,这正是葬生在那一夜的熊熊大火中的那些人。

陡然,我突然发现,不知何时,我竟被推出了窗外,就在临死前的一刹那,我好像记起了一切……


SSR http://www.shwuzhen.com
商显资讯网